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被兽奸的圣姑


却说那任盈盈拼了条性命飞奔入山谷,方才躲过了刘正追杀,无奈真气耗尽,瘫倒在一处草地上,心内绝望,以为将命尽于此。

良久,忽觉得脸颊一阵暖意袭来,盈盈蛮以为已身在地府,故不愿睁眼面对,直到听到一阵孩童稚嫩的呼声,方才知道自己尚未气绝。

「啊,啊……」盈盈缓缓睁开双眼,只见一小童蹲伏在自己面前,一手扶着盈盈的脸颊,焦急的叫着,「啊……」盈盈醒悟,原来是个哑童。

盈盈艰难的撑起身子,感叹自己脱险,心内稍感安慰。环顾四周,只见此处绿草茵茵,二面皆是郁郁高山,远处山边有条小溪弯弯曲曲流入一片茂密树林,到也是一处幽静之所,正好适合自己疗伤。再看身边的小童,约摸六七岁,身着一身朴素的花布衣,想是久居于山内村民之女,此刻正睁大双眼望着盈盈,仿佛看到她起死回生一般。

盈盈见小童如此关切自己,想说又说不出,心内油生一股暖意,便抚慰道:
「小妹妹……别怕……姐姐没事……」盈盈知道自己已脱离险境,身体也放松下来,说完便昏厥过去……

不知过了许久,盈盈缓缓苏醒过来,此时已身处一间农舍中,一位农妇见盈盈苏醒,急忙走到床边,轻声说道:「姑娘莫动,你好生歇着。」

盈盈只记得最后见到一个小童,后面的事就一点也记不起来了,正在这时,从门外跑进来一个小童,兴高采烈的来看躺在床上的盈盈,正是当日盈盈身边的哑童。

「啊……」小童拉着农妇的衣服,双眼一会看看农妇,一会看看盈盈。
农妇轻抚小童,对盈盈道:「三日前,小女柔儿跑出村外玩耍,见你身负重伤昏厥于路边,这才告知我们将你救下,姑娘无需惊扰,直管好好歇息便是。」
盈盈想及当日受辱之事,又想到险些性命难保历尽艰难才逃了出来,而此刻冲哥仍困于魔教生死未卜,不禁气血纠结,一时心急,两行热泪夺眶而出。
农妇看出盈盈定受了很大委屈,因此也不多问,嘱咐小女道:「柔儿,你来给姐姐喂药,娘去给姐姐熬些粥来。」柔儿甚是懂事,乖乖的点点头,从一旁的桌上端来药碗,「啊啊」的让盈盈张嘴喝药,盈盈感动不已,尽力对农妇道:「多谢姐姐救命之恩……」农妇微笑示意盈盈早些服药,随即转身出去。

转眼月余,盈盈伤势已渐痊愈,这段时日里盈盈也多次询问此处村落是何所在,只是农妇一直不肯告知,只说自己名叫东方月,让盈盈安心将养。盈盈便不再多问,心知此处必然和魔教有莫大关联,但这对母女确非恶人。

盈盈虽然每日陪柔儿玩耍,但心系困于魔教中的令狐冲,终日郁郁不乐。
这日,东方月找来盈盈道:「任姑娘,你多次问我此处之事,我一直不便相告,如今姑娘伤势痊愈,想必也不会在此久留,不过姑娘离去之前我先带姑娘去见一人,他会告知姑娘此处之事。」盈盈首可。

东方月带着盈盈一路曲折,走了约莫半个时辰,来到一处篱笆围起的小屋前,东方月示意盈盈入内,随即退下,屋内传来一老者声音:「圣姑请进……」盈盈心内一惊,莫非屋中乃是魔教中人,转念一想,如果要对自己不测,那何不早些下手,是已至此,只有进去一探究竟了。

想到此,盈盈便不再犹豫,径直进入屋内,及进屋一看,对面台子上坐着一位白髯白须的盲眼老者,这老人虽然双眼已盲,但神情自若,衣着不俗,一看便知不是一般山野村人。

「敢问前辈尊姓大名……」盈盈毕恭毕敬掬了一个恭,开口问道。

「圣姑莫急,待我道来,我乃现任日月神交教主东方不败之叔父,东方硕,为避祸于世,才隐居于此,此间村落所居几户人家,都是东方氏族之人。此前将圣姑救起的是我女东方月,听月儿形容圣姑容貌,加上我对以前日月神教略有所闻,故猜到圣姑身份。」

「原来如此,多谢东方前辈搭救之恩,只是现在我身处险境,不想连累前辈……」

「圣姑无需多虑,东方不败虽作恶多端,残害江湖无数侠士,但终究虎毒不食子,他为不让他人骚扰我等一族,立下教规,教中之人不得擅入此地,违令者将按教规处死。」

盈盈听罢,方松了一口气,于是把近日被魔教虏去,及如何在魔教内备受折磨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东方硕,东方硕听罢气的连连捶胸,连骂东方不败养的一群狐群狗党,胡作非为,欺凌无辜。

言毕,盈盈告知东方硕自己欲去救出令狐冲,东方硕劝道:「圣姑休怪老夫多言,只是你现在回去魔教只是以卵击石,羊入虎口,魔教人多势众,再加上一魔,二怪,三妖,四煞,今天的日月神教已不是昔日的日月神教了。」

盈盈听东方硕说得也有道理,心内又想起令狐冲,不禁焦急起来。

东方硕接着说道:「以圣姑今日的身手,非但救不出令狐冲,反而会令自己身处险境。」

「这便如何是好……」盈盈心中酸楚,不觉落下泪来。

「今日圣姑到此也是天意。此处山间有一洞穴,洞内关着一只灵物,名曰火猿,乃是数十年前由异邦邪教为入侵中原而带来,后异邦败走,这火猿却留在中原。因其生性凶猛,经常伤及平民,被逍遥派虚竹子收服,关于此山洞内。传说只要饮其鲜血,就可增加树倍功力。你父亲年轻时就是在此洞内于数日之间练成吸星大法,圣姑今至此,可于此洞内试练,若有幸饮其血。必对它日营救令大侠多有助益。只是需多加小心。」盈盈听完,心内欢喜,想不到会有此奇遇。
东方硕说罢,唤来一个小童,吩咐道:「带圣姑去洞内。」小童答应。
盈盈随小童蜿蜒曲折走至山上,只见山路两旁郁郁葱葱,密林蔽日,沿着小径走了数个时辰,前方已无道路,小童道:「圣姑可沿此处之行,盏茶功夫就可见那山洞,这是师父命我给你的护心丹,服下后可以保护你的真元。」说完,递给盈盈一颗药丸。

「多谢东方前辈!有劳仙童。」盈盈接过药后一口服下,顿觉丹田一股热流涌起,旋而不散,果然不是一般药物。

盈盈再次谢过后便独自前行,果然片刻工夫,便见前方有一堆乱石,像是被人用掌里击碎,年代久远,杂草丛生,从乱世缝隙中可以看到确有一幽洞

盈盈快步走到洞前,欲向洞中窥视,忽然一阵热风袭来,吹得盈盈险些没有站稳,此刻盈盈心里也有些没底,不知洞内究竟是何物,但一想到令狐冲仍在魔教受苦,便顾不了其它,何况父亲也在此处练过功。

想及此,盈盈壮起胆来,搬开一块大石,俯身钻入洞中…

第三章别有洞天

盈盈俯身钻进洞来,但见洞内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幸得早已准备了引火之物,借助火把一点亮光,盈盈战战兢兢向洞内前行。

只见洞内宽敞,四壁长满青苔,不时有一股热风迎面袭来。一路缓行,盈盈暗自思酌:「为了救出冲哥,自己甘愿付出任何代价,无论这火猿是何怪物,一定要想法取得这火猿之血。」

不知不觉,盈盈已在山洞中走了半个时辰,洞内甚是燥热,地形复杂,道路崎岖,盈盈越走越感疲倦,口干舌燥,看前方地上有一块干净青石,便坐下歇息。
就在盈盈环顾四周寻找可有水坑之时,忽然发现前面一块巨石上苔藓生的甚为奇特,盈盈将火把插在一旁,走上前来仔细察看,只见鲜红似火,若不是走近细看,真以为一团火焰,而且洞内热风就是由此传来,盈盈甚为奇特,边伸手触摸这块巨石,竟然有些烫手,盈盈暗酎,一块石头,何以如此之热。正自端详之际,就在盈盈用手抚摸之处,忽然一块石头慢慢直竖起来,将盈盈小手顶起,盈盈一惊,以为是蛇,忙将玉手缩回,待仔细看时,却不是什么蛇,火光昏暗,看来像是一截粗壮的树杆从石头上长出,盈盈好奇,握住这截石头仔细观看,入手滚烫,隐约还有跳动之感,石头尖端还有一小缝不断渗出些水滴来。

盈盈暗道,「莫不是地下泉水。」随即低下头去,用舌尖舔了下,入口稍有些咸涩,盈盈此刻也顾不了许多,轻启朱唇,含住石柱看能不能多吸出些泉水来。
「啧……啧……」盈盈费力的吸允着,双峡泛起红晕,身体也因为用力发起热来,片刻工夫,香汗淋漓。被汗水浸湿的罗衫粘在身上很不舒服,盈盈心想,「反正这里也无旁人,不如脱了这衣裳,也好凉快一下。」想罢,轻解罗衫,凝雪似的白肤登时显露出来,圆润饱满的胸乳已被汗水浸得发亮,敏感的乳头因为湿衣的摩擦硬硬的挺立在乳房尖端,这人间美景与洞内红光映衬,别有一番精致。
脱下衣裳后果然凉爽许多,只是吸出的泉水还是太少,难以解渴,于是更加用力抓住石柱,吞入口中吸允,每用一次力,石柱就微微颤抖一下。「呼呼……」,吸了一会,盈盈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石柱颤动越来越厉害,吸出的水珠也越来越多,有时还会拉出长长的细丝,终于石柱在一阵猛烈的抖动后,在盈盈小嘴中喷出一股股滚烫的白色琼浆:「咕……」此时盈盈也顾上舔尝什么味道,急急忙忙吞了下去,可是石柱喷出的浓浆太多,来不及咽下的就顺着唇边淌了下来,一直滴到两颗丰满的乳球因为相互挤压而造的乳沟当中,盈盈面色潮红,心内猛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,「刚才的动作,与自己平日为冲哥做的……」但转念一想,这只是根石头,怎么能跟冲哥的……想起令狐冲粗大坚硬的肉棒,盈盈娇羞的底下了头。

吞下浓浆后,盈盈顿觉周身一股热流涌起,仿佛一股内力灌入自己体内。于是端坐于地上,运起真气加以调理。

「喀……喀……」突然,背后的石头发出一阵阵碎裂的声响……

盈盈心内一惊,「糟了,此刻正在运功,身体不能动弹……」

「嗷……嗷……」随着一阵惊心动魄的嚎叫,盈盈登时明白原来火猿一直被封在这石内,那刚才自己喝下的难道是……顿时胸口泛起一阵恶心……

盈盈身后这怪物火猿,身长八尺,如一团烈火,通体火红,本被封于石中,盈盈误为其口交,激起火猿兽欲,乃冲破石封,逃了出来,如今火猿肉棍被盈盈小嘴亲抚,这火猿何曾被如此舒服的侍奉过,积蓄了不知多久的兽欲如狂风怒涛般砰然勃发,虽在盈盈小嘴中射了一次,但鲜红肉棍仍一柱冲天,向着盈盈怒目而视。

火猿左右环视,看到盈盈背坐在身前,便伸出一双大爪抓住盈盈两支胳臂,盈盈被抓,心内一慌,气血逆流,还未来得及惊呼,人已晕了过去。火猿转过盈盈,但见这美人青丝凌乱,杏眼含春,粉颊玉颈,朱唇微启,嘴角还沾着自己刚刚射出的精液,雪白的胸乳随着盈盈的呼吸若起若浮,即便仙子下凡也不过如此,火猿哪里见过如此尤物,胯下火红的大肉棍直指盈盈,青筋暴露,跃跃欲试,可怜盈盈今日难过此劫。

轻放下盈盈后,火猿看着盈盈浑圆坚挺、时而起伏的玉乳口水都滴到了身上,便跃起骑到盈盈身上,一把扯掉了盈盈贴身的裹胸,紧束的乳房一下得到释放,激烈的上下摇晃,两颗粉嫩的小乳头仿佛不满火猿粗暴的动作,傲然挺立在火猿眼前,火猿一手抓着一只乳房用力揉搓,一边低下头来含住另一只乳房,坚挺的乳头粉嫩的乳晕被火猿一口吸入口中,贪婪的吸允起来,仿佛含着母猿的乳房,要将里面的乳汁吸出来一样,盈盈虽然晕了,但被火猿像吃奶一样吸着乳房,还是在昏迷中呻吟起来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冲哥……你轻一点……」,火猿一听盈盈叫的如此春情激荡,心内搔痒,跳动的肉棍压在盈盈肚子上打的啪啪直响,见盈盈小嘴微张,便向前一移,将肉棍挪到盈盈面前,但肉棍跳得厉害,这畜牲又不知道扶住肉棍,只得在盈盈脸上东顶西顶,一时不得其门而入。

此时盈盈乃在梦中,令狐冲抓着自己玉乳用力揉搓,只抓得盈盈疼痛,又觉得冲哥在自己脸上连连亲吻,便喃喃道:「冲哥……别闹……」,脸上阵阵搔痒抚弄的盈盈醒转过来,却见那火猿骑在自己身上,胯下那根毛茸茸的火红肉棒在自己脸上顶来顶去,肉棒下掉着的皱皱巴巴的卵蛋在自己下额不住摩擦,盈盈登时清醒过来,吓的惊声尖叫起来,

「啊!放开……放开我……不要……救命呀……」可此时被火猿骑在身上,任凭盈盈怎么挣扎,也动不得分毫,何况这洞中哪有什么人,盈盈越喊反倒越让火猿来劲,肉棒充血红得比刚才更厉害,滚烫的压在脸上让盈盈喘不过气来,一下一下跳得越来越快,盈盈被骑在身下不停扭动身体像挣扎开来,可乱扭之下反而让自己的乳房在火猿跨下磨来磨去。

火猿被磨得兴起,眼看盈盈张嘴呼救只时,屁股一挺,「噗嗤……」一声,整根肉棍滑入盈盈小嘴中,「唔……唔……不……要……」口中突然被塞入这样的异物,盈盈只能唔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火猿一将肉棒插入,顿觉下身一股解放之感涌遍全身,于是挺起屁股,奋力抽插起来,「噗噗……噗滋……噗滋……」这畜牲不同于人,抽插起来既快又猛,且次次顶入盈盈咽喉,几次插得盈盈差点呕吐出来,

「啊……唔……嗯……」盈盈困难的喘着粗气,吐息搔的火猿下体痒痒的,于是加快动作,更加奋力的抽插起来,「滋滋滋滋……」「嗷嗷……」一边抽插一边嚎叫,盈盈小嘴已被撑到最大,为了不让咽喉被顶的不舒服,只能配合火猿动作,一上一下摇起头来,这一下让火猿好不受用,肉棒被盈盈小嘴紧紧吸住,舒服的狂吼起来,「嗷嗷嗷……嗷嗷嗷嗷……」。

为了不让火猿压的自己太重,盈盈趁火猿抽插之时抽出自己双手来,抱住火猿屁股,随着火猿的动作一起一伏,火猿也将盈盈抬起,抱着盈盈的头更加努力挺动屁股,「噗嗤……噗哧……」,每抽动一下,盈盈口水就被肉棒从口中拉出,渐到胸口上,「呜……唔……」,此刻盈盈只希望这怪物赶快射精,好结束自己的噩梦。

可火猿毕竟是动物,越插越猛,越插越有力,丝毫没有射精的意思,盈盈的小嘴早已酸痛不已,心内暗思: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东西,如果我光用嘴给这怪物……看样子根本不会射出来,这该如何是好,难道要让我像和冲哥一起时那样做……不行,现在这样本来就已经对不起冲哥了,不能再做更过分的事情,可要不让这怪物射出来……唉,我该怎么办……」。

一想起令狐冲,盈盈不觉心内酸楚,可眼下必须先想办法让火猿射精才行,盈盈必须用更刺激的方法对待火猿,一个多月没有被碰过的年轻水嫩的身体,此时早已如被平静湖面被激起的层层涟漪一样,一发不可收拾,如果不是对令狐冲强烈的爱意支撑,盈盈此刻早已在火猿猛烈的抽插下舒服的晕死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