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我和大姨子的激情
她鬆來了雙腿,我敢斷言她從來沒有被舔過。我就這樣來回的舔著,舔著她的陰水,舔著她的陰道,當我用手扒開她陰道上面突出的G點小豆,用舌頭去親她的時候,她抽搐了,她發瘋的叫著,類似一股潮吹的淫水流了出來,熱乎乎的,很清澈……

  此刻我首先要用我的舌功來征服她,我用舌頭探入她的陰道,沿著她的陰道壁,來回的轉動,略微腥騷的陰水,打濕了我的嘴巴還有我的下頜,我喜歡這個味道。

  已經按耐不住的我,其實我也知道她早就等待著我雞巴的插入,我抬起了她的雙腿,用我那早已脹得發熱的雞巴,對準她的洞口,輕輕的插了進去……因為我知道很長時間不做愛的話會痛。

  大姨子一把樓住我的脖子,長長的「啊」了一聲,感覺他那一刻得到了壓抑已久的釋放。

  她的淫水真的很多,每當抽插一下,都會伴隨著碰擊的水聲,我越戰越勇,加快了速度也加大了力度,她的陰水,把我的睪丸都濕透了,她的叫床聲一浪蓋過一浪,完全忽視了孩子在睡覺的這個事情。

  更讓我想不到的是,其實她真的很浪,也許是太舒服了,也許是太想做了,就對我說:「太舒服了,太舒服了,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……用力、用力……我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,用力用力爽死了,快一點快一點……」

  我豈能讓它左右我,我對她說:「我比你大那麼多,叫了你那麼久的姐,今天管我叫哥,叫哥我就操死妳。」

  她沒有任何的遲疑,雙雙手抓住我的鎖骨,說道:「哥用力操,用力操,快操死我,哥。」

  女人就是這樣,只要讓她舒服了,讓他做什麼都可以,我換了一個姿勢,把她的一條腿壓在我的胯下,抬起另一條腿,用盡了我全身的力氣,狠狠地抽插著,撞擊的聲音很大,我相信,要是隔壁有人都能聽得到。

  大姨子那個浪逼竟然對我說:「這樣好深呀!感覺頂到子宮了,好舒服呀!好舒服呀……你操死我了,操死我了……」

  她淫蕩的不能再淫蕩,我雙手緊緊的抓著她的奶子,雞巴用力的操著,我發現她奶子都讓我抓破了皮,她竟然都沒感覺到痛,放肆地叫著,聲音很大,當然我也是爽翻了,我威脅她說:「你要是再叫我就咬你的奶子,給你留下牙印。」

  誰知大姨子說:「你咬呀,你不咬就不是男人。」

  大姨子竟然敢挑戰我的極限,做愛的時候都是那樣,太爽了,就什麼都顧不上了,我低頭就是一口,而且是很用力的,瞬間她的奶子就紫了,牙印一下就出來了,隱約能看見血絲,那浪逼竟然說好爽好爽,那我就讓你爽到底,我把他兩個奶子,圍繞著乳頭,都咬了一圈,我感覺我咬的有點狠,牙印都很深,而且真的有流血的,兩個奶子,馬上腫了起來,我也只顧自的爽了顧不得那麼多了。

  那個姿勢操夠了,我就讓她跪在床上,屁股朝向窗戶,頭朝向客廳,我從後面來了個後入,這個浪逼,一直在喊,一直說爽死了,一直說我比他老公雞巴大,還說我會操,竟然還不讓我和她妹妹操逼,若是我和她妹妹操逼雞巴就會爛掉,只能操她自己。

  我感覺她爽瘋了,她跪在床沿邊,我雙手掐著她的腰,狠狠的操,當我想用雙手抓住她奶子操的時候,她把我的手拿開,可能奶子被我咬的很疼,可是我已經爽到失去了理智,雙手緊抓著奶子,後面用力的操著,後入式摸奶子會感到很大,很舒服,就這樣不停的操著,淫水一直沒有減少,而且是越來越多……

  在她的淫叫聲中和她語無倫次的說話時,我騰出一隻手,悄悄的把窗紗拉開了一半,她沒有察覺,因為窗紗本來就是透明的,只是白天從外面看不到裡面,我又換了一隻手,把那邊的窗紗也拉開了一半,整個我們就暴露在對面樓的視線裡。

  我喜歡這樣的刺激,所以操的更加賣力,我堅信肯定有人看的到,就這樣跪著後入,趴著後入操了足足有15分鐘,我對她說,反過來吧我從正面操,她很聽話的轉過身,一看窗紗是開著的,立馬花容失色,趴在床上,對我說:「你幹什麼?」

  她說:「快拉上快拉上,我不想讓別人看見。」

  可大姨子還是不饒?我只好乖乖的服從,你只要能把女人幹舒服了,他不會生你的氣,我抱著她坐在床上,她的奶子緊緊的貼在我的胸前,就那樣前後的來回移動,沒想到那個姿勢竟然是這個浪逼的致命點,沒用二分鐘,浪逼高潮了。

  她高潮真的很可怕,聲音就不說了,她竟然一口咬住我的肩頭,蠻力的咬,痛的我雞巴都差點軟掉,她的高潮時間,我估計大概有一分鐘,我也忍了一分鐘,高潮過後她對我說:「活該!你愛咬我。」

  真是可笑又可氣,既姨子已經滿足了,我也應該繳械了,我把她輕輕放倒,對她說:「你來了,那我也要來了啊。」

  她說:「來吧!射在裡面就行。」

  我想,靠,還是慎重些好,集中精力的快速抽插了幾下,感覺要射的時候,我拔了出來射在了她的肚子上,射的力度很大,竟然射到了她的臉上,我隨即對她說:「不要浪費了,面膜哦!」

  不過我感覺到沒有射裡面她有些不高興。但是沒有說什麼,彼此簡單的清理了一下,打開房門,這才發現他的兒子早已醒了,多虧小孩不懂事,要不就慘了。

  萬事開頭難,只要有了第一次,往後的一次一次都會順理成章,也不免在日後的日子裡,大姨子被我調教的也不那麼保守了,公園裡,樹林裡,我們都做過,在我的概念裡,她絕對算得上是一個極品尤物。

  但是在別人面前,她還是我的姐姐,我們從來沒有被人懷疑,我也從來沒有被人發現過,自從我和大姨子突破了那層關係,我們都時常見面,見面就做愛,有時候當著孩子的面我們都做。

  說到這裡,我又想起一件很有意義很刺激的事,這件事剛剛發生不久也就有半個月之前,我分享給你們。

  半個月之前,我老婆陪她去買衣服,回家的時候就已經中午了,那次她的孩子在老家,我老婆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不回家吃飯了,讓我也去吃,順便把它接回來。

  那次我單純是抱著把我老婆接回來的想法去的,沒有任何的不軌想法,再者說,我老婆在,那也是不可能的事,我就開車去了。

  到了那裡,我大姨子在廚房裡做飯,我老婆在看我大姨子縫的十字繡,那天大姨子穿一身紅色的秋衣秋褲,我進廚房問了聲好就出來了,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

  不多會,大姨子推開廚房門問,「誰幫我剝剝蒜皮?」

  我老婆那個懶貨對我說:「你去吧,我手過敏。」

  沒辦法我就進了廚房,剛閉上廚房門,我就一把抱住了她,大姨子卻對我說:「快鬆開,別找事。」
 
  我知道他怕我老婆看見,當時我也不知道咋了,去的路上,沒有任何的衝動和想法,誰知道一見到她就按捺不住,我就伏在她耳邊說:「要不刺激一下。」

  大姨子死活不同意,可是由不得她,我一下就把她的秋褲和內褲褪到屁股以下,按下她的腰,把屁股掘了起來,我用最快的速度,拉開拉鍊,掏出雞巴,因為沒有前奏,再加上她緊張,陰道沒水,我只好吐了一把口水在手上,塗在了她的陰道上,又吐了一口,塗在了雞巴上,不由分說的插了進去,速度很快,而且很用力。

  大姨子就是一浪逼,才幾下,我就感覺她出水了,因為有褲子隔著,儘管我再用力也不會有啪啪聲,但是她能感 受到我的那股衝擊力,只見她緊咬著嘴唇,想叫又不敢叫,好刺激……

  可惜時間不能太久,太久會起懷疑,我拔了出來,拉上拉鍊,這時她也在提秋褲,我一把把她的手拿開,按住她的肩頭,讓他呈半蹲式,用我的無名指和中指插入她的陰道,找到G點,快速的抖動,沒幾下她就潮吹了,全部吹在了內褲上,整個內褲都濕了,她此時的表情更加激動,因為潮吹和抽插的感覺完全不一樣,是很難控制的。(記得第一次讓她潮吹,是在賓館裡,我的胳膊都酸了,因為她一直很緊張,)

  我抽出手指,整個手上都在滴水,她提上秋褲,打了我一下說:「全濕了,我怎麼出去。」

  我對她做了個鬼臉,我在褲子上擦了擦手上的淫水,隨便剝了幾瓣蒜就出去了,二貨老婆還在秀十字繡,問我剝個蒜怎麼那麼長時間,我忽然意識到,只要一爽了,時間過的特別快,我就對她說:「早剝完了,看咱姐姐怎麼做魚來,學會了好回家做給你吃呀!」

  老婆高興的說謝謝老公,真是化險為夷,很快大姨子從廚房裡端菜出來了,腿上和身上都是水,我心想,不可能弄到上身去呀?

  這時老婆也看見了,問道:「怎麼弄了一身水?」

  這時大姨子開口了說:「盤髒刷了個盤子濺了一身,褲子也濕了。」

  大姨子為了圓謊,沒辦法只好弄濕別的地方,好不容易呀,不過我心中還是竊喜,當端第二個盤子的時候,大姨子走到我對面愣了一下,對我說:「小王,幫我端個菜。」

  我說好來,就跟他進了廚房,剛進廚房,她就指著我褲子拉鍊地方,我低頭一看,媽呀漂白一片,才想起來太過於疏忽,那些都是後入時粘上的淫水,乾了之後會變白,馬上找了根毛巾擦了擦,心想,幸好老婆只顧著繡十字繡了,沒有在意,要不全完了。

  吃過飯,都坐在一起談天說地,我心理甭提有多高興了,因為我知道她們都是我的,玩到有快三點了,二貨老婆感覺肚子不舒服,急忙忙的去方便了,我豈能浪費這寸陰時光,一把拽去大姨子,直接就是褪下秋褲……

  大姨子很明白,也知道拒絕不了我,我又重複了廚房的那一套,不過我現在變聰明了,掏出雞巴之後,順便從茶几上拿了一張超市的宣傳彩頁,用手撕了一個洞,套在了雞巴上,還是那樣猛,那麼賣力。

  大姨子還是很緊張,強忍著不敢出聲,這次時間長,二貨老婆上廁所最起碼需要十分鐘,我們就這樣在客廳裡操著等她,浪逼就是浪逼,儘管緊張,淫水還是很快就多了起來……

  廁所裡傳來沖廁聲,我立馬拔出雞巴,拉上拉鍊,她也迅速的提上秋褲,紙還沒來的急扔,老婆就出來了,我把紙一疊,假裝在看,說了一句超市沒什麼優惠的,就撕成碎片扔進了垃圾筒。

  此次好險,但也好刺激,不止背著老婆和大姨子來一發,而是中午快三點了,因為在客廳,窗簾全開著的,對面若是有人肯定看的一清二楚,想想真刺激,如今的大姨子也已經不在乎了。

  【完】